人员查证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法制豫东 >> 评论分析 >> 内容

大兴安岭一小学多名学生头晕呕吐 当地尚未查明原因

 来源:豫东频道时间:2018/5/2 7:29:26

  核心提示:2017年6月,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第一小学多位学生出现头晕、恶心、呕吐等症状。校方组织了371名学生体检,其中甲状腺b超异常152例、淋巴结肿大178例。黑龙江省卫计委联合调查专家组给出结论:...

 事发2017年6月,一所大兴安岭深处的小学,在国家明令禁止校园内再建橡胶跑道的情况下,却私下在小学校园内铺上了劣质的有毒橡胶跑道,致使三百多孩子都不同情况出现了中毒症状。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,在北京媒体记者前去调查此事时,当地宣传部门伙同警方,不仅不允许记者采访,还找出种种借口,将北京记者及他的随从在派出所被关押了五个多小时!

    接到孩子家长关于此事件的通报,记者与本单位资深男摄影记者配合,于6月29日从单位所在地哈尔滨出发,到加格达奇又将单位黑A牌照换成黑P当地牌照车,假伴旅游的一对夫妻潜入这个呼中镇,目地只有一个,就是调查这所小学有毒橡胶跑道建成的经过及目前孩子的状况。

    静寂的校园:唯有黄绿两色跑道仍散着难闻气味

    与家长走近学校的校园,已是下午三时左右,此时本应是孩子上课时间,但是,校园里死一般的静寂。家长们说,全校三百多孩子,大部分都去了哈尔滨和沈阳看病去了,很少一部分没有症状的孩子也在家里,学校里的孩子已没有几个,但老师们也不给他们上课,都在教室里自己随意的玩,之所以没有全放假,是呼中区里领导不准许全放假,怕把事情闹大。
    学校的大门紧关着,不允许任何人包括家长进入,但是,仅仅在校门口,记者不仅看到了校园里铺完刚刚半年的黄绿相间的“漂亮”橡胶跑道,还不时地随风飘来刺鼻的气味。家长们说,跑道是去年9月份开学之后才铺完的,铺的时候,校园里都无法进人,因气味太大,铺跑道的工人们,他们自己都带着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,铺完之后,天就冷了下来,随之气味也就小了很多,可到了今年五月中旬后,随着这里天气转暖,那刺鼻的气味一下子又回来了。
    学校的周边都是平房,这里居住的居民也告诉记者,自从学校开始铺跑道的那一天,他们白天去别人家待着,晚上得关上门窗才能睡觉。一位长者对记者说:“我们都受不了这个气味,小孩子们不得病才怪”。
    家长们说,孩子最先出现状况是六月中旬的事,轻的孩子身上脸上长疙瘩,且痒的很,再过几天,就有孩子眼睛里充满血丝,鼻子不通气,如感冒一样,再重一些的,就是孩子在流鼻血,这种情况女孩子偏多,于是家长们不干了,纷纷要求去看病。

警察围殴家长:再整事我弄死你们
    让记者急着驱车赶往千公里之外的呼中小镇的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记者还在犹豫什么时候起身的6月29日早晨,记者收到不只一位家长发来的录音和录像,就在28日晚,也就是北京记者被迫离开的48小时之后,这里的家长们与当地警方发生冲突,有几位孩子家长被打受伤住进医院。

    家长们告诉记者,就在28日晚,当地公安局(实为派出所)将其中一位孩子的母亲叫去,说是询问一些情况,但到晚上12多了也没放出来,于是众家长们前去派出所要人,家长们的这个行动,激怒了当地警方,以公安局长为首的警

察们,对所谓领头者大打出手。
 

学校的跑道
 

    录音和录像中,记者清楚地听到并看到,多名警察分三次对三位家长其中有两位女性大打出手,一边打一边骂:“x你妈,再敢整事,我弄死你。”打了一通后,还对家长们叫号:“谁不老实?谁还敢喊?我弄死你们。”整个现场持续了半个多小时,这个现场除了家长们的“警察打人了”的声音和画面外,全被警察的“我弄死你”的声音所占据。家长们说,被打者满身的青紫,但到医院简单处理一下后,又马上离开,怕警察们亲自去医院或指使社会上人员,对他们再次动武。
    荒乱的地方政府:警方带孩子看病是为了封锁消息
    就在记者前往呼中小镇的同时,本单位的另一路记者前去距单位不远的黑龙江省第二医院,因这里住了不少看病的孩子和家长们。

    在这里,记者最先找到了呼中一小正在病房里输液的孩子们,可是,面对记者,家长们都不敢承认他们是从呼中来的,更不敢承认他们的孩子就是呼中一小来看病的,因为,随他们来的,穿着便衣的有不少警察,说是来护送他们是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,实际上,是看着家长们,不准他们与外界人接触,尤其是记者。

    中午的时候,有三位家长以吃饭为由,甩开了警察找记者到一小胡同。他们告诉记者,孩子发现症状最早时是在6月6日,家长们将这情况反映到区教育局后,局领导还说是孩子家里装修才使孩子有这样的反应,但很快,有同样症状的孩子越来越多了,在家长们一再要求下,区里才同意带孩子出来看病,每个孩子给了3500元做看病的钱和路费,其实这些钱远远不够,但区里还与家长们签订了一份协议,内容是:“如果医院检查出来的指标为正常,家长以后不准再向区里追究此事,如果追究,区里将要回先付的这3500元钱”。

    家长们还向记者提供了孩子的化验单。早在孩子没有来之前,区里统一组织对孩子取了尿样去省二院检查,但在取样前,让每个孩子至少喝下一大瓶子的水,结果,化验的结果大部分都是尿里的含苯酚量为每升10毫克左右,而孩子到医院在正常情况下的化验结果,都在每升30毫克以上,医生说已远远地超出了规定的上限,这是典型的中毒症状。
    编后:呼中林业局,到底有多少腐败事怕由此牵出?

    就在记者临发稿时得知,呼中一小的孩子,有一大部分已转到了沈阳的医大二院,因这里更专业,这也是省二院医生的建议。

    本次记者的两路调查还算是顺利的,因没有如北京来的记者那样,在半路上就露出了身份,所以被当地抢先控制了。
    北京记者被扣押的事,还是当地警方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的,对方说,当时一名记者及一随行人员,在还没有到呼中时,因车没油了去一叫呼源的林业站派出所请求汽油支援时,露了身份和此次欲调查的事件,于是,此二人还没有到呼中镇时,便被当地宣传部领导接走,核实了身份后又怕其偷偷与家长接触进行采访,于是经区领导点头后,警方出面将此二人弄到了派出所,在对其身份及祖宗八代查个透后,没有发现什么,但还是在派出所里扣押到天黑后才允许他们离开呼中,在他们离开后还不放心,又派一辆车跟踪了百公里之后,发现他们真的离开了才放心。
 


医院的化验结果
 

    为防止负面新闻流出,当地政府部门的这种举动,记者在本地也遭遇过多次,但是,这次的学生重毒事件,当地政府采取这种措施,记者实在不解,于是记者在想,这呼中林业局乃至大兴安岭行政区,到底有多少腐败事怕由此牵出?
    先说这橡胶跑道的事,早在2015年,国内就出现多家中毒事件,于是,国家教育部在去年的4月就下令全国,在建的和准备建的无条件停止,建成的也马上化验,不合格马上拆除并追究相关的商家及教育部门的责任,而这个大兴安岭的呼中区,却在这个时候顶风去铺设,他们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?
    调查中有人向记者透露,这个呼中一小的跑道,本来的工程造价在20万左右,可是,这个呼中区却有近60万上到帐上,那40多万哪去了呢?
    还有呼中林业局内部人员告诉记者,在大兴安岭行政区下属的任何一个区,如橡胶跑道这样的事只算个小贪小腐,在林业上的事哪一件都比这大的多,这次,家长们为何遭遇到这样的打击?原因就是有不知深浅的家们,以这个区别的事在要胁区里,于是领导们怒了,也是怕了。

    其实,在这次的孩子中毒事件中,这个呼中区在处理此事时,还算是积极的,比如给家长们拿了钱,比如有警方跟随说是保护孩子的安全,但是,在扣押记者和围殴家长这一方面,记者不得不说,这个呼中区,这里的警察,目中还有国法吗?
    还有内部人员告诉记者,这个区早已准备好在橡胶跑道化验结果上做手脚,也就是贿赂化验单位拿出合格的结果,这样便一了百了,可记者不相信,因为,任何一家化验单位,在国家这种形势下,还敢拿300多孩子的健康不赌注?
    从呼中小镇离开,已是黄昏时分,茫茫林海,绿色无垠,片片白桦,如婷婷少女,多好的空气!多好的环境!可是,记者无心欣赏这一路的风景,医院里孩子的泪水,家长的叹息,更有警察们哪“我弄死你”的骂声,还在一幕幕地在眼前掠过,此时记者只祈盼,在医院的孩子们能早日回到课堂,这个橡胶跑道来龙去脉能早日公之与众,更愿这样的事,在黑龙江、在大兴安岭不再发生。(记者李晓冉 赵一夫 摄影 吴青)

 来源:豫东频道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